我现在还能怎么样,事已至此,我别无选择。

    我和齐勋然坐在酒店里面,一阵阵的无聊,然后我和齐勋然说,“你说,靳云珩会联系大使馆那边吧?你说我什么时候能被遣送回去?”

    我觉得,靳云珩既然计划了这件事,所以一定会走这一步,把我遣返回国的。

    我这么一问,齐勋然顿时笑了,“就算他真的忍心,也要子景那边宣告破产的时候!现在子景还没宣告破产呢,表面上看起来,只是停业了,但还到破产。”

    “那要多久的时间?”我问齐勋然。

    “可能需要一个月?半个月?我也没经验啊,我也不懂!”他叹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这会儿婆婆和小泡泡已经离开快要一个小时了!

    我的手机忽然接到电话,是靳霆打来的,我心里有一抹苦涩,就算婆婆想告诉他子景的事情,我也不想让他知道那些。

    我不希望他为我做什么!

    想了想,我还是接了电话,电话里面,靳霆冷声问我:“我妈和我儿子呢?”

    “你妈被你儿子带走了!,哦不,是你儿子被你妈带走了!”我说道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我竟然不想和他吵架,想好好和他说几句话!

    结果,他马上就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我想了想,又没皮没脸给他回了过去,“你在广林市还好吗?”

    “时音音,你少给我搞事情!”他估计还以为我想和他争吵,语气很不好。

    “和你的小情人,关系怎么样啊?”我又问。

    “你要是没屁,就少翻腾嗓子!”他不高兴的说。

    听得出来,他现在很烦躁!

    “靳董事长,您看您的身份也不一般,为什么总骂我呢?”我好脾气的说,声音十分的柔和。。

    “因为你欠骂,时音音,你这次死也别让我知道!”他怒意万分的说。

    我差点噎了一口气,好吧,我欠骂!

    我已经决定这次不和他对着干,便笑嘻嘻的说:“戒指是给我买的吗?你还记得,你欠我一只婚戒。”

    “时音音,你是不是闲的?”

    我怀疑,在他心里我到底是什么样子的?

    我是有多无聊,我是有多蛮横!

    我只是想和他好好说几句话,他根本不信?

    “我只是想和你说几句话啊!”我叹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我们之间,难道连好好的沟通都不能了吗?

    我现在是觉得,以后说不定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,我想多和他说几句话而已。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又想搞什么事情?我没你那么闲!”他又把电话挂断了!

    这电话挂断的十分利索,简直是没有一点不舍!

    真是,上赶着不是买卖,估计他只有做那种事的时候会想找我吧?

    电话挂断之后,就连齐勋然都悲哀的看着我,叨叨咕咕的:“我说你啊,说话不谈重点呢?”

    重点是什么?我和他说话,需要有什么重点吗?

    然后我躺在床上,想要睡一觉,想着这些事情,是否能像婆婆和齐勋然说的那样发展。

    靳云珩是否能放过我?

    本来澳洲和滨海市就有时差,我本就困,还是没心没肺的睡着了!

    齐勋然也躺在沙发上睡去,不知过了多久,可能是中午,我电话忽然响铃,我睡眼惺忪的爬起来去拿电话,接通之后,就听到一个外国男人说着外语。

    乱七八糟的,我根本就听不清楚!

    于是,我急忙就把齐勋然从床上拎起来,把电话塞给他,叫他听。

    齐勋然也睡的糊涂,拿着电话就问:“谁啊?”

    半响眼睛瞪大,说了一句:“what?”

    然后他马上把电话挂断,对我讲:“你婆婆和你儿子出事了!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我顿时觉得血液都凝滞了!

    “和我去医院吧!”他拉着我的手,“你先别急,说不定没什么事!”

    “好好的,怎么会出事?到底发生了什么?”我急躁的问齐勋然。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啊,就是警察让咱们去医院!”

    我急匆匆的和齐勋然下楼,便打车去了医院,顺着抢救室的门,我看到婆婆满身是血的躺在病床上,满身都插满了管子。

    而小泡泡则是受了惊吓,不停的哭,我看到他的小胳膊上被刀子划破了!也正在做全身的检查。

    我急的要命,一直问护士,到底怎么了?又问警察,到底怎么了?

    到底怎么了?

    我的话,他们根本就听不懂!也都很着急的样子。

    齐勋然帮助我问了一些,然后皱眉告诉我:“他们不知道为什么,去了公园?可能是想在这边玩几天吧?结果就碰见抢劫的了!夫人为了保护孩子,被刺了十几刀!还有她带着的三个保镖,也都被放躺了,凶手是个黑人。”

    十几刀……那还能活了吗?

    我忽然就泪流满面,蹲坐在病房外面的地上,抽泣着!

    齐勋然安慰着我:“抢救着呢,你别着急啊!”

    “都怪我!都是我的错!”我抽泣着。

    “怪你什么?又不是你砍了夫人,为什么要怪你!”他抱住我,“姐,我现在特别希望,一切都过去吧,威廉去死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他做的?”我泪眼迷蒙。

    他为什么要这样?恨靳家,恨到这种程度?

    “我不敢确定,但是,除了他,还能有谁呢?一个人去抢劫三个保镖和一个妇女?有可能吗?但靳家这个三个保镖,也真是太菜了!”齐勋然抱着我,我的眼泪快要染湿他的衣服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要这样……为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“威廉对靳家的恨,可能比咱们想像的还要强烈!”齐勋然说,“否则,为什么这么巧,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?”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护士从抢救室里面出来……我马上冲了过去……

    我说的话,她根本就听不懂,但是齐勋然能够和她沟通,我听到他们一连串说着英文。

    那护士还摇摇头!

    难道是婆婆不好了吗?

    齐勋然转过身看着我,对我说:“你可要挺住啊,你婆婆不行了!”

    不行了?

    “抢救,必须把她抢救的活过来!”我几乎是吼出来的。

    我明白靳霆对他妈妈的感情,也明白如果婆婆在这里去世,意味着什么。

章节目录

安于心暖于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八零中文网只为原作者风和你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风和你并收藏安于心暖于情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