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三子,你一个人行吗?”回到李家坡第二天,李枫就整理好装备准备去一趟乌龙岭。

    四周寨子山货不多,要想多收着山货还是要去老山寨子里,乌龙岭这关肯定要过的。“老舅,没事,我一大小伙子还能出啥事啊。”

    “三子,要不让你老舅跟你一起,你二哥熟面孔不好过去,你老舅没去过乌龙岭。”张凤琴说到底还是有些不放心儿子一个人过去。

    “妈,明天老舅不是要带小舅妈进城买衣服嘛,这可是大事怎么能耽误。”李枫挤挤眼笑道。“我尽快回来,老舅你一定要带小舅妈来我家一趟,我妈唠叨好些天了。”

    张勇嘿嘿笑。“行,赶明我就带她来。”

    “妈,没事,我这次可是带着二师兄一起呢。”李枫指着二师兄,这货越来越壮实,张凤琴昨天还抱怨二师兄吃的多,正好带着出去当保镖。

    “这孩子,回头回来一定要去山后庙里拜拜,这些天光赶着事情了。”张凤琴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,妈,我去还不行嘛。”李枫笑说道。“妈,小黑驴跟着我走了,你这边打豆腐,不是没帮手了嘛,要不给你买个电动的磨吧,打豆腐轻松些。”

    “买啥啊,现在又不磨豆腐出去卖,自己家吃这么点要啥电动磨啊,别瞎花钱。”张凤琴边说边给李枫装着竹筒饭,炒腊肉,酱牛肉吃的。“路上点个过,热乎了吃,虽说大热天的,可饭还是热乎吃对身体好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进山里,别和人家闹,好好说话。”

    “妈,你放心吧。”

    李枫袋子放到小黑驴背上搭着,背起竹篓。“铃铛挂起来。”

    出门的时候,李庆辉赶着过来送着里。“二哥,没啥关系,这批木耳咱们照着人工培育的卖,亏不了多少钱。”

    “行了,三子,你别操心我,你这次过去,小心些,随时联系。”李庆辉举着手机。“我手机二十四小时都开着机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二哥,你当我去做啥啊,回来咱们喝酒。”

    李枫笑说道。“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哥,一定要去吗?”

    李彤拉着李枫衣摆。“这怎么了,还哭鼻子啊,闹的,你啊,回头我带你去城里买手机,多大丫头还抹鼻子。”

    “别担心,回头我开个直播行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好。”高程程说着偷瞄了一眼李枫,危言耸听的话可都这丫头说给李彤听的。

    “騲总不能陪你了,马晓你好好陪騲总玩几天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,你忙,这边挺好的,等河滩那边的小院子建好了,我也买一栋。”騲凯笑说道。“平时有空来这边休息几天。”

    “那感情好啊。”

    李枫说道。“这事你找马瑞,绝对给你留一栋最好的。”

    “马瑞就算了,我找你。”

    “行,看上哪里和我说。”李枫拍着胸脯保证道。“马晓你们玩,我走了。”

    小黑驴两边搭着布袋子,挂着铃铛儿,李枫手里拿着一个鞭子,背着竹篓,搭着布袋子一看就是山货郎打扮,头上扣着个竹编帽子。

    “哇,枫子,这打扮的这是做啥啊?”

    “进山收山货。”李枫挥舞鞭子,打了响。“怎么样,还像那么一回事吧?”

    “鞭子抡的不赖嘛,怎么得空还真进山收山货了啊?”

    “进山打野啊,挺不错,枫子开起美食之路吧。”

    李枫笑说道。“美食肯定少不了,不过这次进山,还有个小任务。”

    “啥任务啊?”

    “枫子收山货,这下有热闹看了,我到挺想见识一下啥人本事不小。”郭正一进来就上了一辆跑车。

    “听高帅富这口气,有故事啊?”

    李枫笑笑。“故事肯定有点,一路枫子和大家分享。”

    “二师兄也来了?”

    “保镖。”

    “收个山货要带保镖啊,果然有故事啊。”

    李枫倒是没瞒着,乌龙岭的介绍一番。

    “主播说笑吧,现在还有这样的地方?”

    “湘西这边还真有些地方交通闭塞,一些东西还留存的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别说你们外边人,本地人对于山里的事情都搞不清楚,其中不少事情,外人看来觉着匪夷所思,可山里人看来理所当然。”

    “那真有意思了。”

    “有意思多着呢,听到小黑驴挂在脖子上铃铛声了吗?”

    “响声挺大,别告诉我,这个还有讲究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,山货郎可就靠铃铛声,要不然去到寨子里,谁知道你是来做啥啊。”李枫笑说道。“算命敲铁板,打铃铛,咱们收山货也要有自己的铃声不是。”

    “山货郎在过去,可是山里最受欢迎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拨浪鼓,小人糖,芝麻线头,针尖挂。”

    李枫笑说道。“山里有啥需要东西可都要找着山货郎来买。

    “枫子背篓里不会也带了货吧?”

    “还别说,带了一吃货。”李枫笑说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枫子套路了。”

    李枫笑说道。“其实带了些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课本,文件啊,还有衣服,枫子咋带这东西啊?”

    “咱们先要去一趟崖村。”

    李枫笑说道。“小花放假了,我去看看这丫头,这孩子的性子倔强,说放假来家里住几天,这孩子愣是托着说家里菜要浇水,要人照看呢。”

    常看李枫直播的粉丝都知道小花这孩子,坚强坚韧懂的感恩,是个好孩子,可是命苦。“枫子,大家想凑点钱,你看?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。”

    李枫摆摆手。“真的,本来这孩子还打算把上次的钱捐给一个白血病的孩子,可惜那本杂志是去年的,那孩子早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杂志,枫子我家里有个书店,正好有一批儿童读物,是一些故事书,一些老故事我打算换一批新的故事书。”书店小顽童。“本来打算捐给边上学校,改天你留个地址我寄给你。”

    “谢了,兄弟,别说,这些书对城里孩子来说,可能是没啥,可在咱们山里,那可是上好东西。”李枫说道。“村里小学到现在连个像样的读书室都没有,全是些政策啥的,大家都看不懂给孩子看。”

    “不说了,发现好东西。”

    李枫笑说道。“大家看那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去,好大花猫啊。”

    “不会是云豹吧?”

    “没错,运气不错。”李枫笑说道。“昨天几位专家还说,找不着呢,咱们这运气真不赖。”

    云豹见着李枫一行,竟然转身就逃。“哈哈哈,果然是枫子大魔王,鬼见愁啊。”

    李枫哭笑不得,这货胆子太小了,不过一想到是二师兄这个大家伙在。“本来还想拍一段视频发送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定位一下。”

    李枫点了一下定位发送给高程程,这丫头交给赵洪昌,云豹出没地方算帮着姜叔他们了。“走了,铃铛响叮当。”

    “枫子,快看前边有木屋啊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崖村前些天修的,方便大家进出休息的。”李枫笑说道。“这边还有些柴火,锅灶,水缸,咱们也过去打个尖再走。”

    “打尖,还住店呢。”

    “别说,打尖和住店常听说,还真闹不太清楚啥意思呢。”

    “枫子来普及一下知识。”

    李枫笑说道。“那行,枫博士来给大家普及下知识,打尖一般指吃点东西,休息一下继续上路,住店一般住一晚上的。”

    “其实打尖过去叫打火,烧火,做顿午饭。”

    来到木屋,里边修着灶台边水缸里满满山泉水,李枫拿过边上放着的葫芦水瓢。“山泉水,就是甜。”

    说着,端着水瓢来着外边,小黑驴和二师兄喝了一大水瓢。

    “枫子,你这太坏了,下次别人咋用啊?”

    “洗下就行了,山里哪里有这么多讲究。”李枫洗一下就开始刷锅。“铁锅上好的,敲了三万多下,二十多块钱。”

    “骗吧你。”

    李枫加好水,竹筒放到竹蒸条上蒸下,咸肉也放着进去。“加上柴火,咱们先等着,枫子去弄点野果来。”木屋四周,有些藤蔓上有些野果。

    “没带着大师兄来,要不就好摘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些天没见着悟空呢,大师兄做啥呢?”

    “呵呵,村里刚给大师兄配了助理,天天忙的很。”李枫边摘野果边说道。“比我业务还多呢,拍照,做宣传,忙的连打游戏时间都减少一半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枫子你这是剥削啊,悟空工资别告诉我,都进了你口袋。”

    李枫笑着摆摆手。“我可以一毛钱没拿。”

    “全存银行了,打算给悟空买个养老保险。”

    “噗嗤。”

    “尼玛,枫子,你这话说的,脸皮都不要了啊。”

    “啥时候咱们国家还开通了,动物养老金业务啊,挺高端的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嘛,那是我忘记了。”

    “枫子果然骗了悟空的辛苦钱,无良主人啊。”

    “可怜的大师兄啊,逃出佛祖的五指山,却掉进魔王枫手里,真是太可怜了。”

    嬉嬉闹闹,李枫摘些野果,洗洗,拉着一木墩子坐下来。“大家有空来崖村玩,这边路上这样的木屋现在有两间,可以休息,煮点东西吃,免费使用。”

    “是嘛,挺好的啊。”

    “感觉适合徒步。”

    “枫子那天你弄几个免费木屋放林子里,说不定能吸引些驴友呢。”

    “再说吧。”

    李枫鼻子抽抽。“竹筒饭好了,真香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了,接下来画面少儿不宜。”

    李枫无语,翻了白眼,我是穷b这货。“黄金腊肉,怎么样,不赖吧,竹筒饭,再配上酱牛肉,野果,还凑合这顿午饭。”

    “比我十五的快餐好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枫子太装逼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去。”小黑驴被惊到了,什么东西?

    “枫子,外边怎么回事,小黑驴怎么了?”

章节目录

悠闲乡村直播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八零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名窑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名窑并收藏悠闲乡村直播间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