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姥爷你带小花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李枫提着铁锅挥挥手,这两天李枫可是把能尝的山货,一样做了一道菜全尝了一遍,野生味道和人工种植味道全被味蕾记住了。

    “枫子,咋的去一趟崖村还弄一铁锅提溜着啊。”

    下了崖村,李枫再次开启直播。“这可宝贝,收不收得到上佳的山货就靠它了。”

    “靠铁锅收山货,尼玛,这还是第一次听说。”

    “铁锅李嘛,难道还用铁锅换山货啊。”

    “扯淡,枫子就带了一铁锅能换几斤山货啊。”

    李枫笑说道。“大家别猜了,等用到时候大家就懂了,出发。”

    牵着小黑驴来到路口,吹去口哨叫来二师兄,李枫一压二师兄脊背,腾坐在二师兄背上。

    “尼玛,见过二师兄背媳妇,没见过二师兄背男朋友的。”

    你妹,李枫无语我是穷b这货,没一句好话。“出发。”

    二师兄背媳妇的音乐一出,整个直播间乐开了花。“尼玛,谁搞得。”

    “还能有谁,我是穷b啊。”

    李枫无奈,找这货当房管,真不知道对错。“行可,休息一会。”李枫被铁锅背起来,背黑锅啊,哼着小曲,优哉游哉的行走山林之间。

    “好牛叉的感觉,羡慕主播啊。”

    “枫子你不装逼,消化不良啊。”

    “肯定的,咱们全是枫子健胃消食片。”

    头顶鹰盘旋,坐下野猪哼,前有小黑驴,后有摄像机,一叶留枫直播间里的新鲜事情真不少啊。大家一个个点着小礼物,送二师兄。

    “二师兄辛苦。”

    “二师兄劳累了。”

    “无良主人虐待动物了,快来看啊。”

    李枫翻了白眼,这有玩起来了。“枫子给大家唱首山歌。”

    “行啊,先来首山歌,一会枫子展示一下,你的射术。”

    “那还算了,我这箭出必中,中必见血,要是不小心干下一只保护动物,我找谁说理去啊。”李枫笑说道,直播间一众观众齐齐翻了个白眼。

    “论吹你逼,不要脸,我就服主播”

    “吹,看看枫子这装备,来个老虎都干死它”李枫拍拍重装二师兄,左挂弓箭,右挂枪。

    要是换匹马,绝对是潇洒哥,可李枫弄了一大野猪,这家伙就骚的一笔,潇洒倒是没了,全是骚气了。哼唱着山歌,剥着花生米,时不时竟然还抿一口葫芦里装的小酒。

    “不说了,上路”

    “尼玛,枫子,这山货没收着一点,酒却喝上了,不怕被查啊,你这可是酒驾。”

    “还真没错,枫子,我可报警了,等着吧。”

    酒驾,靠,还真会瞎掰了。“前边是有段路不好走,咱们步行了。”

    “靠。”

    谁知道,刚跳下来山坡对面竟然有人对着二师兄射箭。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无人摄像头,为躲闪对面来箭,一阵晃悠。“中标。”

    “谁啊。”

    “咦,有人?”

    对面走出来二男一女背着弓箭。“枫子,你进别人猎场了?”

    “我去,拍摄呢吧,这场景现实怎么会有啊?”

    李枫苦笑不得,这尼玛多少年出现一次的事被自己遇到了。“不好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没伤到你的?”

    “我们还当是野猪进村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两个男人走了过来,女孩子微微撇撇嘴,一个大男人吓得嗷嗷叫,真是一点没男人气概。“没事,你们看清楚点,有野猪身上挂弓箭的嘛。”

    “抱歉,抱歉,刚离着远看不真切,最近这片野猪特别多,进村糟蹋玉米,咱们兄妹三人是为村子除害来的,有啥对不住抱歉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会弓箭?”女孩暼一一眼二师兄身上挂的弓箭。

    “还行吧。”

    李枫点点头。“这边野猪很多吗?”

    “最近多起来,说来这事挺奇怪的,先前野猪可没见这边有啊。”说着,男子伸手。“我叫瞿冬,这是我弟弟瞿秋,这是我妹妹瞿春。

    “春夏秋冬啊。”

    直播间观众嘀咕,这名字取得还真有意思。“是瞿家岭的朋友吧?”

    “没错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哪里来的,做啥的?”

    “我是李家坡的,来收山货。”

    李枫招呼小黑驴过来。“路过瞿家岭。”

    “山货,俺们这边山货都卖给乌龙岭了,可没有山货卖给你。”瞿春撇撇嘴,收山货还说自己会弓箭,肯定是瞎把式,吹嘘的。

    “乌龙岭,是嘛,那我怎么听说前些天,这边还有卖山货的。”李枫笑说道。“难道我消息弄错了。”

    瞿家兄妹对视一眼,没说话。“兄弟,天不早了,要不跟咱们回岭里住一晚上再进山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多不好意思啊。”

    “该说不好意思是我们,差点误伤到你们。”瞿冬看着二师兄。“这家伙真大啊,家养的?”

    “不,前些天这家伙受了点伤,我带回家照顾几天,这家伙就死皮赖脸非要跟着我,赶到赶不走。”李枫摸摸二师兄,二师兄打了喷嚏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二师兄小眼神翻白了。”

    “枫子你脸呢,大部分伤都是你造成啊。”

    “别再说了,枫子,这脸皮都要掉地上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瞿春指着围着李枫飞旋的摄像头。“无人机。”

    “我一边收山货一边直播。”

    “直播是什么?”

    瞿春一脸好奇。“兄弟,别介意,这丫头还没满十八岁,没出过岭子呢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假的,没出过山?”

    “没事。”李枫笑说道。“这东西外边人玩的多,我看有意思,弄一个走山过岭的,总有几个人看的,聊天不怕无聊。”

    “那也挺好。”

    “天不早了,兄弟,走吧。”

    “嗯,那就麻烦了。”

    李枫瞅瞅天,太阳快落山了,这会再走山路不说安全吧,蚊子多,挺烦躁的。瞿家岭,这地方几十年前可是大大有名的山岭。瞿家可是出了几个大头目,大土匪。

    以至于国军都要招安的,可想而知多厉害啊,瞿家的号在湘西这片当时可是响当当的。尤其是瞿伯阶,这样大头目招安给予少将师长头衔,可见当时势力多大。

    妥妥当当的土司王那个档次,瞿家岭似乎就是瞿伯阶的后人之一。一路李枫边和瞿家兄弟聊天,边用文字介绍瞿家。

    “枫子,这是进了土匪窝了啊。”

    “枫子胆大包天啊,这都敢进,不怕晚上给二师兄杀了吃肉,小黑驴拔毛掏心啊。”

    “说的好像黑店似得。”

    “这比黑店更厉害。”

    “当心枫子,给你抢去当压寨夫人。”

    李枫翻了白眼,这些事都是多少年的老黄历了,现在的瞿家岭虽说闭塞,可比以前多有不一样了,越来越多的年轻不安现状,想要走出大山,见识外边花花世界。

    “瞿冬你们回来啦。”

    “啊,啥东西?”

    “五伯,这是家养的野猪,这位兄弟的收山货帮着拉山货的牲口,不咬人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大野猪,真是养的?”

    “是的,老伯,你瞅瞅。”李枫拍拍二师兄。“多有福相,这相的貌野猪咋能伤人呢。”

    老人见李枫拍拍二师兄,没事,松了一口气。“前两天才有一头野猪闯进来伤了老六。”

    “野猪伤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哎,可不是还好只是伤了腿,没啥大事,来的那头野猪只有百来斤,喊人赶走了。”瞿冬说道。“五伯,我们先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累了半天好好歇歇。”

    “代我向你阿爸问声好。”

    野猪无辜增加,李枫心里嘀咕不会因为二师兄原因吧,这些天李枫命令二师兄驱赶李家坡四周的野猪,不会撵到瞿家岭这边来了吧,要是那样的话。

    李枫还真有点不好意思呢,闹的人家村里不得安宁,还伤到人了。“怎么不在林子里设置陷阱啊。”

    “陷阱用处不大,还容易伤到人。”

    李枫点点头,野猪这家伙,一般小陷阱用处不大,大的陷阱威力大,可伤着路人,那问题不小,瞿家岭这边可不是老山,人迹罕至,总有些过来的。

    “阿爸,我们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回来了,这位是?”

    瞿冬介绍一番李枫,按着李枫刚说的,又把村口发生的事情一说。

    李枫一看,五十多岁的黑脸汉子,真正压竹片,似乎火烤过的。“阿爸是咱们村里最好的猎人,弓箭师。”

    “啥最好猎人啊,多少年前的事了。”

    黑脸汉子站起来,走起路来有些跛脚。“来客人了,我去收拾几个菜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阿爸,我来。”瞿春忙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还是算了,别闹的厨房乱糟糟的。”

    “姐真是的,去了好几天不见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枫子快看,墙梁柱上挂着啥,不会真是黑店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去,不会是人吧,饿了拉一刀你们好恐怖。”

    “不会真是吧,枫子真进黑店了。”

    “看什么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?”

    李枫笑笑摇摇头。“真是,你有不是啥贵客,还要割风肉。”说着,瞿春爬上梯子,从挂着皮上割了一块。“尼玛,这是猪啊,怎么风成这样了。”

    “感觉只剩下猪皮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见过吧,这可是风了十多年的腊猪,外边可吃不到的好东西。”瞿春一副便宜你的样子,李枫心说,我还真不想吃呢,十多年,这还能吃吗?

    “枫子带药了没有,等会吃药吧,不然拉肚子是小,小命是大?”

    李枫摇摇头。“这肉味道还行,上次大家看枫子直播时候见过的,山里习惯,整头猪挂在墙梁上,靠着风和时间催发,十多年后整个猪风干只剩下靠近皮一层。

    这样招待贵宾好东西,李枫笑说道。“要是谁进山里吃到这种肉,可别奇怪啊,那是人家主人当你是贵宾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假的?”

    “可一想着一头猪挂十几年,这家伙真能吃吗?”

    好把,虽然李枫说了这么多,自己并不是太喜欢吃。“开饭了。”

    味道还行,再几道其他菜,酸辣鱼,一些咸菜,辣汤,一坛苞谷酒,一顿不错晚饭。

    “晚上我们去山里打野猪,你去不去?”

    瞿春对李枫说的箭法了得一点都不相信。“枫子去啊,给小丫头点颜色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行,一起去。”

章节目录

悠闲乡村直播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八零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名窑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名窑并收藏悠闲乡村直播间最新章节